整合語言教學及知識內容的師培挑戰/四位美國ESOL準教師的跨領域實習觀察

前言

美國英語教育近年來的趨勢,強調整合知識內容與語言教育,因此教授以英語為第二語言或外語(English for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 ESOL)的教師必須要能透過不同的學科內容教授英語。但是大部分的ESOL 教師訓練課程主要仍是語言教學法,鮮少著墨在幫助準教師適應此新趨勢。本研究探討了四位準教師TESOL(Teaching English for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教育碩士班實習時的經驗,以了解美國現行的教師訓練課程是否能順應他們的新潮流。本刊特選此文,期望呼應目前十二年國教新課綱下,英語與其他科別進行跨領域學習時可能遇到的師培問題。

 

從八○及九○年代開始,陸續有學者提倡將英語教學結合深入的知識內容。美國近年來的教育課綱改革,如「各州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及新世代科學標準(Next Generation Science Standards),都非常強調各專業學科相關的學術英語水準。

 

除此之外,一些英語文程度評量標準(English language development standards)也已經量化整合了學科內容。世界教學設計與評量(World-Class Instruction and Design Assessment)的37個會員國所提倡的英語程度評量準則中,就強調語言人文、數學、科學及社會研究等四個學科。這些新式標準都顛覆了過去母語非英語學生在學校所接受的教育。

 

過去,需要接受ESOL指導的學生是在課堂以外,由專門教授英語的教師另行指導。現在已經不鼓勵這樣的做法,取而代之的,是在一般課堂上,由ESOL教師和科目教師進行共同教學。各級學校中,也開始特別教授各個學科的學術英語,目的是讓學生可以更快理解學科的知識內容。

……全文未完

跨領域時代來臨

 

因此教授ESOL的教師也必須要能透過數學、科學、社會學等專業領域來教授英文。不過,很少有研究著墨在如何培養出具備這樣教學能力的ESOL教師。一般來說,語言教師所接受的訓練,通常集中在語言習得及教學法,並不包括專業科目知識的訓練及教學法。許多學者也指出,在實行透過學科知識內容教授英語的教學法中,英語教師常覺得很難在學科內容及英語教學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傳統上認為,英語教師需要具備三種不同的知識:語言學、第二語言習得、以及語言教學法。換言之,英語教師的知識核心是語言,這也反映在TESOL及全美師資培育認證審議會(Council for the Accreditation of Educator Preparation, CAEP)所制定的各種標準上。但是缺乏對學科知識內容本身的了解,卻很有可能讓英語教師在課堂上淪為僅僅是助手的角色。這在高年級課堂上可能會更明顯,因為高年級的課程內容會更為複雜深入。

 

這篇論文探討了四位ESOL準教師在他們的教育碩士學程中,在K-12各級學校實習的經驗,藉此討論目前ESO 教師所受的教育,是否對準教師在課堂上有幫助。本研究想要探討的問題如下:1.透過課堂觀摩、檢討與訪談,來了解ESOL準教師能否勝任以知識內容為主的ESOL課程。2. ESOL準教師認為之前在碩士課程中所受的訓練,對於進行以知識內容為主的教學是否有幫助。

Nadine、Catherine、Zahra及Sadie四位ESOL準教師都是美國亞特蘭大中部一所大型研究型大學的TESOL教育碩士班學生,他們詳細的背景及教學經驗請見表一。

 

此項碩士學程一共有42學分,其中6學分是實習,其他課程中,只有「中學各學科的閱讀與寫作教學」與「小學各學科的閱讀與寫作教學」是特別針對各級學校的學科內容,至於「教學評量」及「教學法」只有稍微觸及語言及課程內容的整合。

 

特定科目教學知識不足

 

在「中學各學科的閱讀與寫作教學」中,學生研讀《The CALLA Handbook: Implementing the Cognitive Academic Language Learning Approach》及其他閱讀資料,另有四次課堂討論,分別針對英語語言人文學科、社會研究、數學、及科學等核心課程內容。

四位準教師實習時遇到的困境與支持,請見表二。經過研究,所有的準教師都覺得教授課程內容不是很容易,難處主要是他們認為自己缺乏特定內容的教學法知識,也缺乏對科目知識的了解。

 

教授ESOL數學的Nadine表示,實習學校中教授數學的方式,和她從前在中學時期學習數學的方式不一樣。她認為這是各州共同核心標準改革所造成的差異。Catherine也有類似的問題。Sadie則說她因為不了解特定科目的教學法,所以在設計課程時花了很多時間思考如何教學。在Sadie的實習學校,她是在一般課堂以外進行教學,因此沒什麼機會觀摩一般學科教師如何授課。加上Sadie自己並沒有太多學習科學的經驗,因此教授ESOL科學時,她得重新學習許多原本不知道的知識內容,而在教授語言時甚至出現錯誤。Zahra也有類似的經驗,她沒辦法為學生舉很多例子。

 

準教師們認為TESOL教育碩士班的課程很少觸及這些問題。「中學各學科的閱讀與寫作教學」的課程內容很好,但卻不符合他們實際教學的需求。Nadine甚至表示課程中學到的教學策略並沒有用。其他研究也指出,由於TESOL課堂上學生的背景差異較大,這讓英語教師更難將理論應用到實務上。

 

在實習時,他們主要是仰賴指導老師的經驗,但成效不一。有些指導老師並沒有提供準教師妥善的引導,有些則確實能幫助準教師發展出適當的教學法。

 

準教師也經常需要仰賴自己在大學時所學到的科目知識。對於教授自己大學主修科目的ESOL也比較有信心。

指導老師若能針對語言與學科進行整合指導,對實習教師幫助很大。

師培系統應隨課綱調整

 

一般的TESOL教師課程均著重於語言學及第二語言習得,部分原因或許是因為TESOL/CAEP制定的評量標準強調語言及文化學習。但以上四位準教師的經驗顯示,TESOL教育必須包括教師對特定領域知識內容及教學法的知識,同時著重於透過內容教授語言,否則教師在實務教學上會有很大的困難。已經有許多學者指出教師預備課程及實務上的落差。此外,我們也需要有能夠妥善指導準教師的指導教師以及實習學校。

 

改善TESOL教師課程的一個辦法,是讓這些課程能夠符合新教學標準的要求。舉例來說,現在有許多英語程度評量標準都非常強調數學、語言人文、科學及社會研究四個核心學科的語言知識。因此我們應該系統化地引導準教師發展出對這四個核心學科的知識及教學法。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引導科目教師在設計課程時,考量到母語非英語學生的需求。

 

ESOL準教師若是沒有充分的教學準備與知識,對準教師或是學生都是不公平的。教師訓練必須要能夠跟隨評量標準與課綱與時俱進,也就是說必須要訓練教師整合科目內容與語言教學的能力,同時注意到母語非英語學生的需求。

(原文刊載於《TESOL Journal》網站,本刊之轉譯係經TESOL正式授權,然譯文非由其審閱。)

 

Johanna M. Tigert

麻州洛威爾大學(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Lowell)課綱與教學助理教授。主要研究多語言學生是如何學習語言及讀寫能力,以及如何培養教導這些學生的教師。有超過15 年教導多語言學習者的經驗。

 

Megan Madigan Peercy

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副教授。主要研究如何培養能夠指導語言及文化差異極大學生的教師,以及這類教師的職涯進修。最新的研究刊登在《 Teaching and Teacher Education, Action in Teacher Education》與《 International Multilingual Research Journal》。

 

文/Johanna M. Tigert、Megan Madigan Peercy

編譯/周如怡 責任編輯/張淳育

Tags: No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