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獨立領導 更會掌握跨文化溝通力/四大能力變身海外職場菁英

文/黃卡亞

如果幸運成為外派人選或有機會到海外工作,應該備妥的自我能力要求,你準備好了嗎?

對於白領上班族來說,具備外派經驗是許多高階專業經理人履歷上不可或缺的一塊拼圖,現代年輕求職者隨著趨勢發展,外派意願逐年攀升;然而意願高不代表機會多,要想外派跟國際人才拚競爭力,自然功力與實力都要優於昔日。

 

能力一》國際協調力 破除文化衝擊面

從許多企業專業經理人的經歷都可以得到證明,精英不僅需跨部門、還要跨國門。而在科技加速產業轉型升級,改變速度越來越快的今日,企業高階主管們對於外派所具備能力的建議又是如何?

對於企業而言,在瞬息萬變的新科技驅動時代裡,客戶與企業的關係綁得越來越緊密。光憑出差完成任務的速度太慢,一個訂單下來,船期可能十天;但如果駐地外派可能從接單、設計、生產到出貨,兩天時間就完成。「當市場轉移,生產線跟客戶綁得越得越深,駐地外派人員等於是打天下的基樁」,紡織業翹楚聚陽實業企業資源發展處副總經理周文津直言。他表示,英文溝通能力當然是最基本的,多益成績至少要六、七百分以上,且通常都會超標。因為放眼東南亞國家,其實不管是新加坡、菲律賓或泰國,英語早已是共通語言。

而剛到一個新地方,首當其衝不免是文化衝擊,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習慣與風土民情,需要時間去適應和磨合。「到了當地,過去刻板印象都要打破」,曾任友邦信用卡高階經理人的卓文芬說,好比新加坡工作者在職場拚搏求生存的壓力就比香港人大,而印度人想要到外國闖蕩的目的性特別強。

重點是,文化衝擊不會消失,「打開心胸去溝通才是解決之道」,這是企業高階主管不約而同的建議。

 

能力二》職涯思考力 支撐拓荒苦悶期

很有意思的是,採訪過程中發現,外派意願不再被舒適環境綑綁,年輕求職者移動力增強。不過,周文津提醒,移動力之外,還要具備職涯思考力。主要原因是,他發現,現在外派地點多半不會是大都市,因此對年輕人來說,一開始就要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而判斷是否要前往該國工作,則可以視各個國家目前的政治、經濟狀況來評估。

此外,周文津也發現,「過去企業傾向找畢業生,訓練後外派;現在調整成找尋有工作兩到三年者為優先考量。」為什麼會有如此轉折?「經過兩到三年人生第一份工作的歷練,對自己未來職涯經營會比較有方向,不會輕易離開」,他綜多年觀察坦言,這對上班族個人來說,職涯發展機會能提早準備好;而對公司而言,人事育才成本也不會因人才離開而損失。

他舉一位不到30 歲就到印尼當廠長的許皓白為例,先在台灣受訓約三年多,再到印尼擔任管理一千多人的廠長,而今經過四年有餘,已是管理五千多人的廠長;相對有位同仁去的是柬埔寨,儘管一待超過四年,但由於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加上不習慣離鄉背井,最後選擇的是離開。

開荒牛不好當,但一旦打下天下,職涯三級跳並非不可能,前提是一開始就要想清楚。

 

能力三》領導統御力 臨機應變百怪之事

此外,隨機應變的領導力,也是外派需要的能力主項。

一般而言,對於逐客戶而居的台商來說,外派壓力最大的儲備幹部,語言能力具備多益六、七百分的程度是正常,有第三種語言更好;而還要歷經從生產到整裝出貨的歷練,其中就蘊含了製造、金流、科技、生產線調度管理的種種職能。

「Flow(流程)順,才有(效率)最大化」,周文津表示,「儲備幹部是去當將軍,不是幕僚,隨時在戰鬥狀態,所以要有帶兵打仗的領導力」。好比說,在生產高峰期,廠長要能依據產能排訂單表,讓生產線的機台工程師人數夠而不影響品質。「這考驗著時間管理能力,怎樣調兵遣將,才能達到效益最大化」,他說。同時,還要有在一天忙完後,大家都回宿舍休息了,還能將一天狀況回報給總部的持久力。

 

能力四》融會貫通力 見微知著解決問題

說白了,就是能夠見微知著,看到問題背後的原因,然後規畫解決方案,自然能提升組織運作的效率。「文化衝擊或許是一個問題,但重要的是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周文津點出外派箇中關鍵。

前美商艾睿電子子公司台灣分公司人資主管陳育中也表示,外派的驅動可以讓自己從台灣走向區域、甚至總部,「成就感更高,實戰全球化、品牌化在國際的狀態」,他表示,一般而言,能外派者對外商來說多是能力較強者,也幾乎等同於接班梯隊,這跟個人職涯發展息息相關。

他舉例,艾睿有位經理人被派到台灣擔任亞太總裁,一待就是三年,這位專業經理人心中了解這是他職涯中的重要一戰,可能下一站就是上海或者東京。因此,對這位高階經理人來說,移動一站好像拼圖遊戲,版圖越完整代表接近越高的晉升層級。

「有跨出去的能力,能掌握區域商業環境,具備看亞洲區域的能力;對於各國經濟狀態要了解,看清每個國家強項,不要走錯地方」,陳育中強調,除了一開始就要想清楚這些狀況,也要仔細盤點能否接受萬一「回不來了」這件事實。因為可能「原本設想是三年,但也許一待就是長達20 年」。

這在歐美司空見慣。例如台灣一家電子公司的總經理外派到捷克,住在荷蘭,每天就搭第一班飛機上班,最後一班飛機回家,這也是種選擇,「選擇了就是去承擔」。

當然,「單打獨鬥壓力很大」,陳育中表示,「管一個聯合國並不簡單!」但也是在這樣的文化衝擊下,彼此了解不同國家的立場,學會自我表達、適時理解與他人溝通的方式,進而才能提出自己的觀點與解決問題之道。唯有實戰過,才能長成肉變成自己的。

 

Tags: No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