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儕合作學習對語言內化的幫助/從認知衝突中共同獲得的語言提升

將24位伊朗籍英語學習者兩兩分成一組練習寫作及填空,並進行記錄分析。在研究不同的學習活動對學習者間互動有何影響的過程中,研究人員發現,寫作練習時的小組討論包含較多認知衝突場景(cognitive conflict episode,CCE),由於討論者彼此對語言相關認知的衝突,有助語言的理解與內化;作者認為英語教師應多加運用能產生較多認知衝突的學習活動。以往此類研究較注重認知衝突發生的頻率、型態(對字彙的認知衝突或是對文法的認知衝突)、以及結果(有沒有得到解答),鮮少討論不同學習活動帶來的影響,《English Career》特選此篇提供給讀者參考。

 

過去20年間有許多研究指出同儕之間的互動有助於語言學習。這些研究背後的理論是維高斯基(Vygotsky)的社會文化論。根據社會文化論,知識是由學習者進行社會互動時共同創造的,特別是在和能力比較強的人互動時,學習者會逐漸內化這些知識,最後才能真正自行發揮。學者將社會文化論應用在語言學習上,認為學習者擁有不同的認知及語言資源,因此可以互相討論切磋,共同創造出更多的知識和認知,完成自己單獨一人所做不到的學習。

 

合作討論有助語言內化

 

同儕之間互相討論、一起解決問題的對話稱為「合作對話」(collaborative dialogue),而合作對話中「討論語言創作、探討語言使用、或是彼此糾正」的部分,稱為「語言相關場景」(language-related episodes, LRE)。當語言相關場景的主題是字彙時,就稱為「字彙語言相關場景」;主題是文法時,則稱為「文法語言相關場景」。

 

有些研究認為LRE出現越頻繁,對語言學習越有幫助。特別是當學習者在LRE中找出正確解答時,學習效果更持久。多倫多大學安大略教育研究所教授Agustina Tocalli Beller和Merrill Swain更進一步談到對學習最有幫助的,是所謂的「認知衝突場景」(cognitive conflict episodes, CCE):學習者起初不同意彼此的答案、或是有不同的想法,在經過討論、交換意見後,才一起找出解答。澳洲墨爾本大學應用語言教授Neomy Storch 則點出「複雜互動」比「簡單互動」來得有效。

 

面對LRE,本研究將學習者兩兩分成一組,聚焦於字彙語言相關場景,探討學習活動類型對LRE品質的影響,以及LRE品質對學習者字彙學習的關係。我們記錄學習者的合作對話內容,分析其中的「認知衝突場景」(複雜互動,CCE)及「無認知衝突場景」(簡單互動,non-CCE),期望討論不同的學習活動對同儕互動的影響。

 

研究對象是一班16到18歲、學習英語的伊朗女學生,共24人。她們的母語皆為波斯語,英語寫作及口語均有中級程度。課程一周兩次,每次105分鐘。課程兼顧聽說讀寫。我們將她們兩兩分組,共同進行各一項填空練習及寫作練習。填空練習有五個與crime有關的生字及五個與crime無關的生字。寫作練習有五個與disease有關的生字及五個與disease無關的生字。

 

為了不要讓學習者重複使用兩個練習的字彙,填空練習的主題是犯罪,寫作練習的主題是疾病對人的影響。我們錄下學習者進行練習時所產生的合作對話,之後進行分析。我們在學習活動結束之後,以及學習活動發生後兩周,各進行了一次字彙知識評量(vocabulary knowledge scale, VKS),由學習者自行描述對10個字彙的了解,為自己對每個字彙的了解評分。

 

評分分數是一到五分,「一」表示從沒見過這個字,「五」表示能夠就語意及句型正確使用這個字。每個練習的滿分各是50分。接著我們請兩位研究人員分別分析錄下來的學習者對話內容,將對話內容拆解為認知衝突場景(CCE)及無認知衝突場景(non-CCE)片段。

 

比起填空 在寫作練習中效果較佳

 

整體而言,寫作時學習者之間的合作對話共發生了72次CCE,填空時則只有36次。寫作練習所誘發的CCE 是填空練習的兩倍。此外,在寫作練習中,學習者在74%的字彙LRE都找到了正確解答,反觀填空練習中只有46.66%的正確填答率;且發生CCE時,得到正確解答的機會比較大。

 

寫作練習中發生CCE的例子請見下圖對話紀錄。我們可以看到兩位學習者首先用母語討論要寫什麼內容。在(3)時發生了衝突,甲表示不同意,接下來兩方都試著提出不同的解決方案,直到(13)才互相同意。(14)又有較小的衝突,但很快就獲得解決。透過衝突、提出解決方案、溝通、共識,他們最後寫出了正確的句子。無論是在立即的字彙知識評量及兩周之後的評量中,他們對這些生字都得到五分,表示他們都了解這些字的語意,並且能在句子中正確使用。

如果雙方都只有表示同意、或是重複另一方原本的提議,則屬於無認知衝突場景。在一次寫作的無認知衝突場景過後,參與的學習者在字彙知識評量中對於生字的自評都只有兩分,他們表示看過這個字,但不記得是什麼意思。兩周之後的評量中,他們則只有一分,表示從來沒有看過這個字。

 

此外,透過學習活動後的立即字彙知識評量、以及兩周後的評量來進行比較。可得知寫作對字彙的學習效果遠較填空來得好,而長期的字彙記憶則比短期來少。

 

衝突與刺激帶來語言的茁壯

 

所有結果均顯示,在字彙學習上,寫作練習較填空來得有效。寫作所誘發的CCE是填空的兩倍之多,寫作中70%的字彙LRE都是複雜互動,填空練習時則只有30%。其結果是寫作中的LRE有74.16%得到正確解答,填空則只有46.66%。

 

寫作練習可以誘發較多的CCE,原因之一是學習者必須要自行創作出內容。創作時,雙方都必須不斷地表達自己的意見、互相溝通。由於必須考慮字彙的不同面向,產生了很多不同的可能性,因此更加增加了討論的空間。反之,填空練習的整體結構已經被決定了,所以學習者沒有太多自我表達的空間。

 

安大略教育研究所教授Merrill Swain和Sharon Lapkin指出,為了要有產出,這刺激學習者不斷測試自己最初在語言學習時做的各種假設,從語意學習過程進一步走向句型學習。簡言之,在開放式的寫作練習討論中,不同的觀點、理論、信念都被帶上檯面,增加了衝突、討論的機會,讓學習者有機會重新反省、釐清自己原本的想法。透過這樣的過程,學習者不僅僅只是意識到看過或是用過這個字,而能夠真正理解、內化字彙。

 

我們建議英語教師可以設計在友善環境中、誘導高度認知衝突的學習活動,讓學習者在「衝突及意見分歧中茁壯」。只要這些衝突不威脅到學習者的自我認同,這類的活動對語言學習大有助益。

 

(原文刊載於《TESOL Journal》網站,本刊之轉譯係經TESOL正式授權,然譯文非由其審閱。)

 

 Shiva Kaivanpanah

伊朗德黑蘭大學(University of Tehran)英語系應用語言學副教授。目前的研究重點包括第二語言字彙習得、延伸字彙、以及修正式評語。

 

Mowla Miri

伊朗Allameh Tabataba’I大學的訪問講師。研究重點包括社會文化理論相關議題、批判式教學法、課堂論述分析、以及師範教育。研究散見各大期刊,如《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pplied Linguistics》以及《Critical Inquiry in Language Studies》等書。

 

 

Tags: No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