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全球人才趨勢分析暨《語言管理》新書發表記者會

 

白領機器人時代 中階管理職消失成全球趨勢

低薪 + 升遷無望,上班族如何找到生存之道?

語言管理新策略 成為跨語言、跨文化、具情境智商的全球化人才

根據國外最新的研究報告指出,未來5到10年,工作和工作者型態將產生快速的演化;其中,科技衝擊讓白領工作逐漸自動化,白領機器人(人工智慧)將取代白領中階工作者,在2033年就有六種行業因為人工智慧的來臨,消失比例超過80%。

台灣全球化教育推廣協會(GEAT)理事長陳超明也指出,台灣的勞動市場過去10年中階主管這個職位減少近17萬個,國外內數字顯示著,全世界都在面臨一個窘況,就是:當我們告訴年輕人在工作上要更積極進取的同時,前方卻只有低階低薪的工作等著他們。

台灣全球化教育推廣協會(GEAT)於29日舉辦「全球人才趨勢分析暨陳超明教授《語言管理》新書發表」記者會。GEAT理事長陳超明,同時也是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及創意產業博士班的講座教授,在今年九月底與中華人資協會常務顧問王冠軍一同前往美國出席全球最大人資組織,美國人力資源管理協會(SHRM)所主辦的「2014思想領袖會議」,帶回台灣有關未來5至10年全球工作與人才演變趨勢的最新訊息,包括台灣在內的全球職場環境因工作人力的演變逐漸走向低薪、升遷無望的局面。而企業如何因應未來勞動人力演變的新結構?個人又該如何增強個人的職能,以避開被淘汰的命運?陳超明以發表新書《語言管理-面對世界人才大戰的台灣策略》,提出要成為全球化人才(Global Talents),培養解決問題、整合跨語言跨文化等能力,才是生存之道。

升遷無望、低薪的全球趨勢 台灣上班族也逃不掉

會員涵蓋160多個國家的SHRM在九月底的這場思想領袖會中,發表了一份與英國經濟學人智庫(EIU)合作的「工作與工作者的演化(Evolution of Work and the Worker)」研究報告,報告中揭示了未來工作職場變化趨勢,包括全球性的尼特族人口的成長(附圖1),造成年輕就業人口的斷層,以及教育標準與工作需求的落差(附圖2),逼使企業想要維持同樣的競爭力,必須尋求新的替代勞動力,包括使用網路科技及智能軟體系統(即廣義的白領機器人)讓國界、工作空間與辦公室的界限變得模糊,這也讓企業向全球勞動市場尋找人才變得可行,於是管理跨國團隊成了企業必須面對的課題。

而企業運用人力的方式調整,也直接衝擊了職場工作者,尤其是中階工作的被取代。在2033年全球就有六種行業,包括電話行銷人員、會計稽核人員、零售業銷售人員、房屋仲介經紀人等,都將因為人工智慧的來臨,消失比例超過80%(附圖3)。此外,從過去30幾年來美國工作職位的聘任變化,也可以看出已經有許多中階管理職位消失了,像是業務主管、辦公室行政主管等等職位(附圖4)。

反觀台灣,陳超明理事長根據勞動部統計指出,過去十年台灣的中階主管人數明顯減少了,薪資10年來成長約2萬元;基層主管人數雖然有增加,薪資卻出現負成長(附圖5),由此可看出,台灣中階主管職位正在消失中。

陳超明指出,中階管理工作一旦消失就回不去了,這代表著現在年輕人再怎麼努力,也是升遷無望,只能一直從事低階低薪的工作。這在全世界的勞動市場也呈現一樣的趨勢,在全球已開發國家工資與勞工生產力的落差統計數字中顯示,對於勞動力產能的要求愈來愈高,但薪水的成長,卻一直在低點匍匐前進(附圖6)。此外,臨時性的兼差工作在過去12年來的OECD國家出現常態化的趨勢,這也是未來受僱者必須要有的心理準備(附圖7)。

上班族應發展機器人無法取代的「跨文化能力、語言能力及情境智商」

面對這股全球性的職場人力演變趨勢,陳超明認為,企業和個人都必須思考因應之道,上班族惟有發展機器人不能取代的跨文化能力、語言能力及情境智商(contextual intelligence),才能在未來的職場中立於不敗之地,而其中語言能力更是跨文化能力及情境智商的基礎,因此推動「語言管理」將是對抗白領機器人危機的有效對策。

未來企業更以「任務」為導向的選才需求,讓職場工作者必須體認工作(Work)為核心,取代職業(Job)。陳超明說,企業不再提供「職位」,但「工作」仍需要有人解決,因此惟有能力的增強,才能應付更多的工作需求,獲得更多收入,以對抗低薪趨勢。

陳超明指出SHRM的研究報告中,即針對未來企業在管理虛擬團隊時主要面臨的挑戰提出探討,其中「因為語言文化差異、無法了解他人措辭而產生誤解」,是最大的問題;而跨國人才的選任,企業主要考量「文化敏銳度」、「有在海外生活工作的經驗」,以及「外語能力」。陳超明說,要發展這三項特質的基礎能力,綜歸而論就是「語言管理能力」。

個人、企業到國家都需要做好「語言管理」

目前於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及創意產業博士班擔任講座教授的陳超明觀察,台灣人英文學不好,不是教育問題,而是管理問題。這是從政府、企業,至個人都需要正視的問題。他強調,過去都認為語言是個人的資產,必須由個人來掌握或由個體自行發展,但在企業推動全球化擴展或政府推動提升國際競爭力需求下,唯有建立一套具前瞻性與可操作性「語言管理政策」,成為經營管理一環,才能培育出全球化人才,企業才能走得出去,國家國力才得以提升。

為什麼要做語言管理?陳超明以企業為例,未來公司型態解體,會產生許多跨國公司,或是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的模式,企業內部就需要有跨文化、跨語言溝通的人才。像是台積電就有制訂內部英文標準化,將常用的1千多個英文單字作為企業用語,避免因為文化不同而在溝通時產生誤解。

為新書作序的財經專欄作家范疇用一句話概括《語言管理》這本書:「台灣的英語能力的落後,已經足以構成國安層級的問題了。」他認為,外語能力資產化的概念,足以成為台灣政府和企業的最高指導原則,而且可以通過創新的財會政策來達成。

曾服務跨國企業人資部門數十年、現任中華人資協會常務顧問的王冠軍認為,以「輪子不好的車不能開上高速公路」比喻,當企業經營規模涉足了國際化的領域,如果缺乏一套有效的語言管理系統,不論是對內溝通或是對外聯繫,都有可能因為溝通不良而造成執行上的偏差。輕則影響辦事效率,重則引發法律糾紛。

「管理需要溝通,而語言正是溝通不可或缺的載具。」王冠軍表示,大家都同意全球化是台灣企業必走的方向,卻鮮少聽過企業推動語言管理策略;最近日本樂天集團推動「英語化策略」,與全球併購策略,成功地轉型成為全球化的電子商務公司。他建議台灣的企業如要成為全球化企業,也應將語言管理列入全球化策略地圖,明確揭示公司的語言政策,在人事制度中建立語言職能的管理辦法。

語言管理及發展議題將在10月30日在2014年美國訓練與發展協會(ASTD)亞太區年會有更進一步的討論,陳超明、王冠軍以及ETS臺灣區總代理忠欣公司總經理王星威將在一場論壇「語言管理及發展之道:如何再造台灣國際人才庫」中分享如何為台灣因應全球化人才的未來短缺危機準備,歡迎有興趣的媒體朋友一同關心再造台灣國際人才庫的策略。

完整新聞稿,點此

Tags: No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