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

東西南北:話說全球化 21世紀,我們都在地球村/ Chuang’s Viewpoints 莊坤良筆記

39(1)

出生在印度的英國作家吉卜林(Rudyard Kipling, 1865-1936)說:東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東方和西方,永不碰頭。這句話隱含著西方的強勢帝國優勢,而東方永遠處在一個相對的弱勢位置,只能卑屈地去迎合西方的價值。換言之,東方與西方處在不相稱的兩端,無法形成對話的伙伴關係。當然吉卜林的話,透露強烈的殖民心態和「東方主義」色彩。

其實東方與西方是一種相對的關係。就地理而言,美國在台灣的東方, 但是我們常說的西方人卻包括了美國人。我們稱歐美人士為西方人,而人數龐大的亞洲人為東方人。

從近代歷史發展來看,西方以科學、理性、進步的思維,主宰整個世界的發展。東方則被貶抑為感官、浪漫、神秘難解的象徵。西強東弱,東西方在權力位階上,有著不平等的關係。

南北也有著類似的問題。從歷史來看,北方向來統攝南方,在許多政治與文明的面向,有著絕對的優勢。例如,中國的政權向來是北方統治南方。台灣也是以台北為政經中心,南部多被邊陲化。歐洲也是如此,北歐對南歐,也有著相對優勢。甚至於美國南北戰爭,也是北方軍打勝仗。從全球來看,也是北半球佔著政經優勢,主宰南半球的發展。全球的原物料資源多在南方,但是消耗者卻在北方。薩依德(Edward Said, 1935-2003)的東方主義,敘述西方帝國對東方的文化想像與權力支配。歷史的殖民邏輯論述,也是北方文明壓過南方文明。

但是21世紀的全球化,改變了這個傳統。由於跨國企業資金、人才、資訊的快速流動,傳統東西南北的分野,也變得越來越模糊。你看亞洲崛起,中國來了,韓國來了,印度來了,越南來了。東方人逐漸抬頭。

南半球的巴西也來了,全球化正在改變南北的差距。儘管如此,還有一些全球性的連鎖性變化正在改變我們對傳統各種疆界的認知。例如,全球暖化問題、能源問題、流行疾病問題,所有的人都無法自外於這個緊緊連動的新世界。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東西南北,我們都是地球村的一員,大家禍福相依。

39(2)

莊坤良
美國南加大英美文學博士。
現為逢甲大學外文系教授兼
人文社會學院院長。

Tags: No tag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