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不過的門檻 就拆了吧! / 英文好不好,重要嗎?

P9
文/陳超明

(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講座教授、政治大學英文系兼任教授、台灣全球化教育推廣協會理事長)

近來台灣的大學校園傳出了主張大學應廢除「英語畢業能力檢定」的聲浪,也就是所謂的「廢除英語畢業門檻」。若要問在大學教授英文的我,對這個議題的看法如何?我個人舉雙手贊成廢掉英語畢業門檻。因為,廢掉這個所謂「畢業門檻」,有太多的好處了。

 

英檢沒了!學校、老師省事、省力、省麻煩?

首先,學校主管不用再承受任何壓力,如大學外包、圖利廠商、學生畢不了業、開設補救課程、或提供學生提升能力的措施等,更別提由於這些措施,造成教務處的繁重行政業務。

其次,各系所也不用擔心因為太多英語課,學生本科專業課上不完。這大大地幫長期以來存在於系所主管、辦公室與學生間的開課選課衝突解了套。大學這些主管或英文教授,也不用在夜深人靜時,為了學生未來就業或國際競爭力煩惱了。

第三點,各大學負責英語教學的單位,如語言中心的主管與任課老師,也可以鬆一口氣,從此英語教學可以「回歸正軌」,沒有那些講什麼能力測驗的英檢來攪局,老師要怎麼教就怎麼教。老師自行出題,決定學生能力,大一英文成績平均80 分起跳,學生英文當然很好!豈不皆大歡喜!

……全文未完

 

英檢沒了!學生英語有沒有學會,真的無所謂?

其實我更主張廢掉大學(或大一)英文課程。

這幾年來,我到台灣偏鄉和國中小學的英語老師們一起為了英語教育努力,我最常問老師們一句話:「有誰可以說班上學生英語好是我教的?」老師們也不諱言,大部份都是進學校之前英語就很好了,因為安親班或家長代勞了;但是,孩子進到學校後,每年的中小學補救教學評量,英語的C 級生,尤其在偏鄉卻仍然有六成、七成的高比率。

我在擔任政大英文系系主任時,經常思考著要提供什麼樣的英文課程給學生,除了一般的大一英文、大二英文,還加開很多英文選修課程,政大還有英文榮譽學程及各項外語課程;我知道其他大學也有線上課程、語言中心自學課程、學生英文社團、國際實習、英語授課課程等等。這琳瑯滿目的課程開出,就只怕學生不來選、學不會。也希望他們上完這些課後,將來出社會、在職場上能派得上用場。我們真的沒有外包課程!

很多老師或學生都知道,大學生在進入大學第一年,英文最好,上完大一英文課,程度開始下滑,「大二不如大一、大三不如大二、大四不如大三、碩士生不如大學生、博士生不如碩士生」,所以媒體上「大學生英語輸高中生」的標題,很多同事朋友看了心有戚戚焉,也只能摸摸鼻子不吭一聲。

 

等到畢業後⋯⋯ 拿著英文學科成績,強迫企業採認?

我們真的無法理解,為何十幾年前,教育部要協助語言測驗中心建立「全民英檢」,為何台灣民間公司要引進美國ETS 的多益測驗、英國的雅思測驗?

過去台灣考英檢的大概只有一些菁英份子,準備出國留學或移民;現在則很多企業要求大學畢業生要拿出多益、全民英檢、雅思成績,因為企業人事主管不相信就業者在求職網站上勾選自己英文流利或精通的選項,也不相信大學成績單上,80 分起跳的分數。曾經有個國立大學畢業生來應徵我的助理,她說自己英文不錯,成績單上也真的不錯。當時,我拿英文報紙文章請她看,讓她告訴我想法,她一傻眼,唯唯諾諾地說:「我今天沒有心理準備。」依照104 統計,大約有近八成的企業會這樣要求求職者證明英文能力,這真的太過分了!

本土「全民英檢」的開發,或「多益」、「雅思」的引進,搞得全民都要學英語,而且還破壞了台灣整體的英語教育結構。小學四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學一年,這加總超過十年的時間,是我們的學生最起碼要接觸英文課程的年限,但學了十幾年的英文,經過全民英檢或多益測驗一檢測,我們才發現很多大學生,包括頂尖大學,英文程度仍停留在國中生程度;很多後段班的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是全民英檢初級或是多益350 分,學生還是面臨補救、畢不了業!

也難怪大家都要痛恨「英語畢業能力檢定」。「英檢」把大家內心的痛挖了出來,在傷口上灑鹽。英文老師都問,為何其它學科不用被檢定?英文真的好倒楣!

大家一起來廢掉英語畢業門檻吧!也希望大學校長、主管及所有獨尊「英文帝國」的學者,別再冥頑不靈,別再跟學生對抗,也別跟學生打官司了。

英語門檻廢掉了,從此,各大學主管、大學教授及大學生,可以大聲地說:台灣學生的英文能力贏過新加坡、香港,很棒啦!

Tags: No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