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溝通、接地氣 女少校轉戰上海獵才專家/經緯智庫經理許慈芳拒絕一成不變:離開,收穫更多!

文/賴亭宇 照片提供/許慈芳

我叛逆期來得晚,從軍13 年後才決定,我要離開台灣到外面去闖闖!」在上海擔任經緯智庫(MGR Consulting)顧問團隊負責人的許慈芳,笑著描述自己的心路歷程,當年剛從台大畢業,希望能趕快有一份穩定的收入來幫忙家計,遂報考國防部女性專業軍官班,開始了服役生涯。

沒想到,封閉的軍職體系,卻為這個女孩打開了看見世界的一扇窗。「剛入伍兩三年,我就十分幸運地遇上國軍十年一度的『裝備換裝』,軍方必須派員去美國受訓,學習操作新設備。」英語能力不錯的她,成了赴美受訓的不二人選,甚至還成了訓練班上同學的小老師。

 

出國拓展眼界 決定跳出封閉體系

「第一次去美國受訓帶給我的震撼最大,當時台灣只有我一個人去,同班上課的軍人來自阿拉伯、菲律賓、捷克、墨西哥、日本、韓國、瑞士……」。

她回憶,起初怕自己語言能力不夠好,心情十分緊張,卻很快就克服了,「因為我發現,原來我的反應比別人還快!」之後多次外派經驗更讓她確信,「其實台灣人的能力不比別人差,只是太習慣『溫良恭儉讓』,不敢表達!」

出國之後,眼界就大了。美國完訓回台,許慈芳在職攻讀政大外交系戰略所碩士,積極提升實力。後來有機會去日本受訓,受到駐外武官學長的照顧,讓她更加嚮往駐外工作。卻沒想到,儘管自己語言能力很好、國際交流經驗豐富,但受限於軍隊內部體制,很難爭取到外事職務,「我不想再繼續溫水煮青蛙,所以決定申請提早退伍,出來找工作。」

不了解一般職場的許慈芳,剛開始找工作時還不小心因為服裝儀容而出糗,「因為我是日文系畢業的,就跑去參加PASONA 的日商徵才博覽會,看到廣告上說要穿正裝,我就穿了改良式旗袍上衣配白色短裙,腳穿紫色高跟鞋,到了現場才發現人人都穿著深色套裝,只有自己超突兀!」

幸運的是,她在會場巧遇擔任PASONA 顧問的台大日文系學姊,透過轉介,得以進入歐商顧問公司,負責市場開發及教育訓練課程推廣,後來更加入專責中高階主管獵才的經緯智庫服務。在軍中與不同單位跨部門溝通的經驗,讓許慈芳面對人資主管如魚得水,「我發現自己能夠了解人資的語言、思維、在組織中的難處,也懂他們想要什麼。」表現優異的她,更勇於挑戰轉調上海,負責帶領金融和人資領域的顧問團隊,為企業尋找全中國的專業人才與中高階主管。

「來上海以後,才發現原來台灣20 到30 歲的菁英都跑來這裡了」,許慈芳說,中國的起薪平均和台灣差不多、甚至較低,但一旦有了經驗,薪水可以大幅成長,也更有升遷機會。

 

異地工作與生活 最講究接地氣

為了累積人脈,許慈芳積極參與上海台大、政大校友會,「和台灣不同,這裡的校友會成員老中青三代齊聚一堂,更有機會認識各行各業有衝勁的年輕人。」此外,校友會對遊子們來說也提供了生活輔導的作用,「像我之前突然很想吃台灣的黑白切和豬腳麵線,校友會的學長姊就會告訴我要去浦東還是浦西才吃得到;腳扭傷了,也有人提供醫療資訊。」

許慈芳觀察,願意從台灣出來打拚的人都很勇敢,但來到陌生的城市工作,食衣住行、文化民情都要重新適應,而適應的關鍵在於:「抗壓性要夠、彈性要高,更要真心喜愛接觸不同文化。」她引用一位主管說過的話:「不要看中國人都講中文,就以為他們跟我們講的是一樣的中文。」

那要怎麼面對文化和溝通上的隔閡?「在中國做生意,很講一個詞是『接地氣』,一定要在地化,不能飄在雲端。」許慈芳分享,一位做廣告行銷的台大學妹,來中國三年完全沒看過台灣的節目,只看中國的電視廣告,就是為了要了解中國的廣告怎麼賣。

至於中國人才與台灣人才有何不同的優勢?許慈芳說:「其實台灣人才被視為是CP 值高的一群,就是太謙虛了!比方說七分實力,台灣人只會說自己有四到五分,香港人、新加坡人會說七分,中國人卻會說有十到十二分!」

許慈芳分析,台灣人才並非沒有機會,因為同時熟悉西方、中華、日本的文化,也許可以在美、中競爭中,扮演最大公約數的角色。

 

許慈芳 Shelly Hsu

出生:1977 年

現職:經緯智庫金融與人資團隊經理

學歷: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戰略與國際事務碩士、國立臺灣大學日本語文學系學士

英語程度:TOEIC 940 分、TOEIC Speaking Test 180 分、JLPT N1

Tags: No tags